为什么写博客、写什么以及如何写

为什么写博客?

“为什么”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当人们探寻自己的内心世界并试图解答“为什么而活着”这个问题的时候,认真追究起来很多人难以给出严肃的正面回答,但人们可以轻松列举无数条不想死的理由。“写博客”与“活着”这两件事的一个重大区别在于放弃的成本,对于写博客这种不去做也不会对原有生活产生什么影响的事情,通常需要对“为什么”给出一个十分正面的回答方能开始。

几年来收藏并常常访问的个人博客有几十个,认真浏览过的博客则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一个有趣的主观印象在于,那些在博客里严肃地讨论过为什么写博客的人,无论是单独篇章中详尽的分析还是在“关于”页面里简要的介绍,至今仍在坚持写博客的概率看上去远大于那些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的人。这倒很符合生活经验,那些真正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而做的人拥有更持久的动力。

使用搜索引擎以“为什么写博客”、“why blog”等作为关键字可以检索到很多前辈或新人的文章讨论这个问题,有些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内容,也有不少近来发布的文章,这些文章的内容出入不大,多数都是在讲写博客的各种好处,并且观点相近,基本形成了统一的认识。

拆开讲,写博客这件事情可以分为“写”与“发”两部分。写作本身有不少好处。严肃的写作过程通过准确的客观描述或缜密的逻辑论证及充分的论据将一个主题完整地表述清楚(抒情文除外),这个过程可以锻炼一个人多方面的能力,并让作者对所表述主题有一个更深刻而全面的甚至全新的认知。而将文章发布到博客上又能让文章产生不少附加值。这种附加值首要体现在社交层面上。博客将成为作者与读者建立双向关系的纽带,而这个纽带将带给作者一定程度上的高质量社交。如若博客经营的好,纽带的附加值自然也将包括一些社交资源外的经济资源。除了“写”与“发”之外,“写博客”还以一个整体作为不少博客作者的一项习惯,或督促或激励着他们持续地学习与思考。

以上即大家普遍认同的写博客的好处,其中任意一条都可以成为写博客的动机,当然也可以是别的什么站得住脚的原因,比如本人曾维护的另一个博客单纯是为了记录生活放松心情用的。有趣的是,无论出于什么目的,一旦你开始了写博客这项“事业”,你将自动获得前面所说的大部分好处。

博客里写什么?

“写什么”是继“为什么”之后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首先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不能什么都写,这不是说一个技术博客就应该专更技术干货而不应写情感生活,此处讨论的“写什么”是指对相应主题是否值得整理成文的界定标准,而不是指文章内容涉及的领域,后者是一件想控制便很容易控制的事情。

以眼下的这篇文字来说,本文中叙述的问题皆是他人说烂的话题,依本人的界定标准一直是不值得写一篇博客探讨的,但因从未以自己的口吻将这些问题完整地梳理过一遍,心中总是存有疑虑,近来更是被一些小小的问题烦扰到不行,于是决定写下这篇博客图个心安,这对本人来说是值得的。认真的写作是一件耗费精力的事情,若一次写作过程的收获与付出不成正比甚至下笔无益乃至有损,这是一次失败的写作。到底什么值得写?什么不值得写?没有界定标准,界限便会模糊,让人难以做出合理判断。一名博客的创作者还是要将其标准思考清楚为好。

一条几乎可以适用于任何人的界定标准在于,追溯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写博客。为了提升自己对相关内容的认知水平,那就好好梳理知识体系深入研究相应话题;为了取悦读者赚取流量,那可以抓住读者的关注点只挑读者感兴趣的写。一旦想清楚了“为什么”,对于“写什么”便有了一个天然的答案:所有能达成写博客目的的内容,都是值得写的内容。

但是拿“为什么”回答“写什么”并非万能。一个为了深刻认识这个世界而写博客的人可以据此判断世界历史是值得探讨一番的,但是他如何得知分析今天丢钱包始末是否有助于其深刻认识这个世界呢?有时候“为什么”的答案不够具体故难以对一些相干性过低的问题产生标准的效力,可以以“为什么”为出发点制定一些更为具体的标准,比如一条“不讨论生活琐事”的标准便可打消掉写丢钱包事件的念头,又或者一条“不放过任何一件可以分析的事情”的标准意味着此事值得分析。标准如何给出因人而异,与“为什么”同是很主观的内容,没有通解,应根据自身情况酌情考虑。不必分条罗列制定为严格的规矩,但也不能过于模糊不清甚至自相矛盾导致毫无参考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人在不断成长,标准也就不会一成不变。曾觉得以前写的内容太过浅显,当初为何浪费时间。这是典型的拿现在的尺子衡量过去,只关注了其现在的价值不大而忽略了其对过去的自己所产生的积极影响,自然徒增烦恼。

博客该怎么写?

写作本身是一门大学问,什么是好文章也太难给出严肃的描述,无意讨论此话题,只从两个角度分析一篇博客文章写作时应当注意的要点。

首先从文章本身的角度考虑文章是否“称职”。此处的“称职”说的是一篇文章应当达成其写作之初的意愿。抒情的文章是否将情感充分表达了出来(怎么写能将感情表达的更充分?),议事的文章是否将逻辑链论证完整(怎么写能更有说服力?),说明性的文章是否将事物描述的客观准确(怎么写能描述的更好?),这是客观方面值得考虑的事情。另外,为发泄情绪而写的日记有没有让自己感觉好些(怎么写可以让自己感觉更好?),为锻炼文笔而写的习作有没有起到锻炼的目的(怎么写才能突破过去有所提升?),诸如此类,是主观方面值得考虑的事情。

在极端的思想下可以认为所有被写出来的文章都是“称职”的,这是在以“事物存在都是有原因的”为标准来过度解读“称职”的含义,然而“偶然的东西是不配冠以现实之名的”。以作者写作时有没有刻意思考过写作目的作为区分标准,将写作分为主动写作与被动写作,称刻意思考过写作目的的写作为主动写作,只凭原始冲动而进行的写作为被动写作。仅满足了原始冲动的被动写作结果不能称之为“达成其写作之初的意愿”,这样写出来的文章也难以称“称职”。

其次从读者的角度考虑文章是否“可读”。此处的“可读”说的是一篇文章能够被读者理解。没学过德语自然难以阅读德文原著,圈外人会对圈内的“黑话”感到迷茫,还有很多时候难以理解小孩子咿咿呀呀在表达什么,这些情境中出现的无法理解的情况,可以归结为同一原因:作者与读者之间没有建立起共通的语义环境。这也是《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本书中所讲述的进行“基础阅读”的基础:认字并与作者对同一词汇的理解达成共识。

写作与阅读是可以相互启发的。读者应学会理解作者的写作思路,从上下文中推测不熟悉的字眼,反过来作者也应该给读者创造这样的环境。作者若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或者改动了某些概念原本的含义却没有在文中做出任何说明,这篇文章的可读性出了大问题,这样的文章常常带给人的收获还不如给人制造的困惑多,甚至对作者本身也会起同样的负面效果,毕竟作者也兼具自己作品的读者的身份。网上那些概念缺失让人读了着急、滥用黑话令人难以理解的文章乃至胡乱表述使人摸不着头脑的碎碎念,多数都可归为此类。

“可读”并非必要的追求,无论是概念缺失的文章还是胡乱表述的碎碎念,只要达成了写作目的便有了其存在的意义。对于目的属性为一次性的文章,如为了缓解压力而写的意识流文字,不必对可读性有任何要求,被阅读不属于其存在的意义之一。而当一篇文章有了被阅读的需求,例如需要日后复习或者需要供他人阅读,“可读”则成为必要的追求。

一篇文章是否“称职”决定了其是否有存在的意义,一篇文章是否“可读”决定了其是否有被阅读乃至传播的价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